【路燈百科】景觀性照明項目案例匯總,值得收藏!

作者:天天照明 / 公眾號:tttzmw 發布時間:2019-10-17

景觀性照明的應用:
1.利用光的數量性手法,由量變引起質變
2.利用光的空間性手法,通過橫軸、豎軸共建光的立
3.利用光不同形狀的搭配手法,通過點、線、面來營造光的層次感
4.利用光的色溫手法,通過色溫(顏色)的融合或反差來塑造光的漸變與反差
5.利用光漸變延伸性手法,通過對光通量的把控來實現光韻柔和延伸
6.利用光效的不同手法的組合,來實現光的空間進退,強弱結合
結合下面的項目進行介紹:
No.1
雙瓏原著(2013)采用水平等距布置(每塊玉石2組均分),初始平均照度Eva在500lm/m2,平均照度Eva控制300-350lm/m2,在折算完其他影響照度的參數后,加入了石材透光率一值,由于無規范和任何參考數據,唯有通過人工玉石廠家提供意向數值作為計算依據,參考值“60%”,竣工后對實景進行局部放大,高光通量將玉石裂痕凸顯出來,綜合原因在于設計階段對石材透光率有誤差,施工階段燈具布置間距過于密集后期需特別注意。手法:此項目運用了光的數量性,通過密集陣列式光效手法,來凸顯項目的景觀節點。
線性燈帶及硬質燈條燈帶是指把LED組裝在帶狀的FPC(柔性線路板)或PCB硬板上,使用壽命長(一般正常壽命在8-10萬小時),價格低廉,綠色環保。普遍規格有30cm長18顆LED、24顆LED以及50cm長15顆LED、24顆LED、30顆LED等。由于外觀略顯粗糙,故此類燈具應盡量結合節點樣式進行適當隱藏。
No.2
喜瑞墅(2013)(1)廊架柱內暗藏,雙側垂直水平排布,橫軸內向(在設計時應標注清其發光面方向,避免直對人視角眩光)外置亞克力導光板。廊架頂部玻璃處采用“U”型不銹鋼型材,將線性燈帶固定在玻璃邊緣,水平向內韻亮頂層玻璃邊緣。(2)水系暗藏,水平軸向外側,根據不同光效的要求可選擇“韻光”或“線光”的不同發光形式,手法是通過光在不同介質中的傳導率實現,光在水中的傳播速度為空氣的3/4,吸光率高,所以通過水介質可以給人視一種假象,即燈帶在水中的韻光面要比空氣中面積大,因其降低了光的傳播速度所至,平均照度應控制在Eva=150lm/m2,空間系數折算可套入建筑照明計算手冊。手法:此項目運用了光的“形狀”性,通過不同“形狀”的組合來建立光的空間性,例如廊架利用“豎軸”及“橫軸”的搭建給光創造了一個相對立體的空間,門首則是運用兩個節點的進退關系,形成立體空間感。
No.3
萬柳書院(2013)是電氣與土建、給排水、結構各專業之間緊密配合的案例,施工圖階段仔細翻閱了方案的總體理念為“一軸、一環、多點”的空間布局,故在設計節點特色落水種植池時融入了“以點成雙,以線為軸,殊方同致”的大框架,以點成雙即鋪裝地面下的埋地點光源(均為磨砂處理),一雙為一組,等距陣列排布;以線為軸即種植池內的線性燈帶,均勻韻亮水平軸線;殊方同致即是“線光”與“點光”的結合,雖然為不同的光效形式,但通過有效的排列組合,讓其之間與環境之間相輔相成。特色落水種植池,設計初考慮過兩版光效,一版是燈帶安裝于異形石材預埋件底部,燈帶置于水簾內側,采用背透光突顯水簾,另一版則是燈帶安裝于異型石材壓頂內側,燈帶置于水簾外側,發光面直射弧形拋光面馬特斯石材通過光的反射去襯托水簾,最后綜合考慮無論從光效或是燈帶的安裝難易程度以及后期檢修的方便,還是后者最為妥當。安裝位置確定后就是對平均照度的計算,初步計算時照度控制在300lm/m2左右,但之后降低為120lm/m2,原因在于其節點的特性“弧形”,“拋光面”,“水簾”照度計算手冊中對于環境反射形式及環境曲面系數都是非常關鍵的參考數值,所以綜合考慮將其總照度降低,以防止強光破壞整體效果。但自古“兩難全”圖上紅色矩形所圈部分與藍色橢圓部分雖然燈具參數一致,安裝位置一致,但其光效卻有很大差別,原因就在于紅圈部分無“水簾:,降低了光韻的面積。
其他項目中的應用:(1)原鄉半島(2013):鏡面水池,利用光線的延伸性來拉伸眼界,烘托鏡面水池的“質量”。(2)尚悅居(2013):利用“點”、“線”不同光效的組合。(3)國銳境界(2013):木棧道側邊,進一步提升,應將其隱藏遮光處理,人直視非常眩光。(4)安納溪湖(2014):水景出水檐口下,韻亮水簾的同時進行視覺的拉伸。(5)原鄉郡(2013):利用“點”、“面”不同光效的組合,層層烘托水簾。(6)壹號公館(2016):利用埋地投光燈及支架射燈不同色溫及投光面積的反差,形成一種類似于陰陽結合的光效,上為冷色溫猶如陰,下為暖色猶如陽,地面點光源猶如八卦推演的星辰與之呼應,精神堡壘前端的鐵藝鏤空雕花用線性燈帶將其貫穿,象征的陰陽的融合。
No.4
龍湖天璞及金地華宸(2013/2015)景墻具體施工細節不再闡述,平均照度Eav控制在170lm/m2,逐點初始照度為200lm/m2,出光角≤15°,反射器出光角為圖1。細節1:兩種景墻類似,均為頂部出光,體量相當,細節在于景墻平滑度,天璞為平鋪,而華宸為“凸出”雕花,故在施工圖深化階段應考慮其特點進行燈具暗槽的定位,很明顯華宸的施工圖深化時沒有考慮這一特點,而原封的拷貝了天璞的燈具安裝形式(如圖2)故光效被格擋住,光韻無法延伸至通體回形紋,形成陰陽的光效,如在施工圖階段可以根據景墻特點進行局部調整,將燈具內邊出光面水平前移與回形紋最外邊在同一垂直軸線上,那么光韻就可以延伸下來,將景墻通體韻亮。細節2:如粉色圓圈所示燈具與燈具外側封邊,形成的“暗帶”天璞相對不那么明顯,而華宸卻很明顯,在于前期燈具選型時應特別注意。樹的剪影效果天璞如籃圈所示,而華宸卻一點沒有。其實在注重“匠人”精神的今天,細節的把控至關重要,方案與后期分離會存在隱患,方案給甲公司,施工圖給乙公司,這樣的結果就是三方分離。前期,施工圖無法很好的理解方案的總體設計理念,后期各專業交圈出現斷裂,最后導致甲方工作量加大,方案需多次往返項目現場進行調整。
No.5
西宸原著(2013)整體照明理念以“寧靜、雅致”為特點,故照明均采用了中性光效,唯一較強光源在入口處影壁墻(如紅圈所示),大門區域只在跌水做了線性燈帶進行點綴(如紫圈所示),而沒有采取正立面臺階嵌入線性燈帶的做法(如橢圓黃圈所示)原因如果在大門臺階安裝過多的燈帶,必然會出強光點,這樣會衰弱突顯景墻的用意,同時也破壞了整體的“理念”。進入大門后也僅作了水下燈的點綴,而沒有采用暗藏線性燈帶的做法,用意還是進一步營造氣氛,樣板院門頭區域也僅僅是采用了單點吸頂燈及弱光投影燈。
No.6
理想爾灣(2016)(1)景墻:入口景墻在照明效果控制上僅是遵照前面提到的計算原則,唯一改變就是水簾與燈具的結合,水流仿佛進入光槽中,此節點重點不在于光效而在于景墻上的LOGO字體,因景墻為鏤空鐵藝雕花,無法承載LOGO字體的自重,通過與結構商議,提出了一種很常見但景觀不常用的做法,采用隱形鋼絲進行承載,每組字體四組鋼絲防止字體旋轉,土建設計師在此基礎上又在詳圖上做了進一步深化,將隱形鋼絲的定位線全部隱藏在每組水流之后,這樣即使白天鋼絲也不會非常明顯。(2)精神堡壘:項目特點以夢幻為主題,精神堡壘總高度達到26m,地上23m,地下3m,項目位置較偏臨近高速,故在夜間要將其“拔高與突顯”,腦海中第一印象就浮現出了一部電影,里面有一把劍叫“達摩克斯之劍”在天空與地面間矗立,釋放出耀眼光芒,絢麗奪目,為了達到此效果就需要整體“高光”亮化,一般投光燈有效投射距離是無法做到的,且不能均勻亮化,于是開始研究模型并與土建設計師進行細部節點深化,以滿足“耀眼”的特點,最后進行逐點照度計算,以防止不同燈具組合形成明顯的照度“斷帶”平均照度Eav達到450lm/m2,初始照度為600lm/m2,出光角≤7°,頂部采用支架泛光燈,照度降低50%,以完成均勻過度的效果。(3)球泡燈組,猶如叢林中的精靈,在安裝時應根據現場進行“高低錯落,疏松有度”的工藝要求,這是有所欠缺的。(4)售樓處后場的埋地點光源,是為進一步凸顯項目“夢幻”的特點,在棋牌地面布置了“魔法陣六芒星”圖案,遺憾的是攝影師取材時,沒有拍攝此節點。
No.7
景粼原著(2016)大門入口處臺階(左圖)與內院臺階(右圖)均采用LED線性燈帶進行勾勒韻光,但如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大門入口光韻較為“平滑均勻”而內院“起伏不均”,原因分析:1.大門臺階高度間隙為50mm,深度空間為100mm(圖1所示),臺階下地面為平整石材,人視角處于偏角,此空間組合不易在燈韻亮后過于暴露出瑕疵,而唯一可以光韻偏曲的因素也只有燈帶安裝不平整或脫落所致,只要施工注意即可。2.內院臺階高度間隙為80mm,深度空間為100mm(圖2所示),臺階下地面為黑色礫石,由于高差原因人視角處于正視角,此空間組合在燈韻亮后會高度顯現瑕疵,光韻偏曲的因素也不僅僅為燈帶安裝平度整,還包括臺階間隙較大會使出光角延長,微小的安裝起伏度都會被放大,臺階下采用礫石也會使地面平整度不夠,致使出光平整度被進一步放大,最終就如實景圖所示,為了避免出現此類情況的出現,其實在設計前期已經進行了必要的處理,具體做法是在常規設計的基礎上加入了一塊3mm厚亞克力導光板,此材料的作用是使不均與的光變得平滑均勻,考慮在白天不影響臺階礫石的設計細節,故導光板采取后者,因其為通透磨砂與礫石的“粗糙”結合在白天也不會過于顯眼(如圖2所示)大門入口景墻,運用復合式照明效果,結合景墻“進退”的關系,“內”景墻采用“以線成面”的光效進行的泛射,“外”景墻則在地面加入了復光借“以點成列”的光效,兩者通過基本光效的組合進行景墻的烘托。埋地射燈在選擇時,一般會考慮其光源類型(文本第二頁已闡述)、照度控制、安裝尺寸及方式、所映射介質的材質、光源偏光角度(如圖4)以及反射器夾角(如圖1.2.3),最后兩項指標很容易混淆,傳統反射器基本呈現“單一扇形光面”(可根據不同反射器的配置進行角度的控制如50-120°夾角,如圖1)或者“集中窄束光”(如圖2),而此項目采用了復合式反射器(如圖3)使光效有了層級的效果,是通過調整反射器的形狀或反射曲面點進行光的“塑型”從而達到所要求的光效,理論上的要求很容易標明,而在現實中呈現,卻是另一種難“難度”,由于燈具廠家水平不一,工藝水平層次不同,雖為同名的燈具效果確是天壤之別,這里不得不佩服甲方對項目的整理把控。此節點的不足在于“內”墻(個人理解),由于上下的光映射,會使景墻中心軸相對暗淡,如加入背發光字組(如綠框所示)進行補光,且字體為暖白色光源,與整體景墻的暖黃色形成色溫反差,會使景墻更具有光的層次感。其余光效基本均延續了之前項目的手法,僅是根據不同節點的細微差別進行了局部調整。
No.8
中駿雍璟府(2016)1.中心區域景石與地面組合的縱軸及橫軸光效進行空間烘托,為了讓光效更有層次,設計時將橫軸輪廓(紅線所示)色溫調整為中性白色,與主色調暖黃色進行區分,從而讓節點融入另一種層次的反差。很顯然實景照片并非如此,與其說是施工過程中的缺失,倒不如說是我們設計交底的遺漏,畢竟設計才是最了解設計意圖的人。2.很容易發現此節點主光效基本是以“線”為主景,以“面”為輔景,共同襯托,所以在設計時,加入了兩側的點光源(綠線所示),以增加細節光效的力度,此點光源設計同上為中性白色,仿之前設計中赫萬柳的色溫構建,但其排列方式卻不是以組為單位,而是獨立等距陣列排布,此意圖在于與橫軸,等距陣列的樹木相互呼應,與縱軸水景噴泉燈的陣列光源為同軸(但由于照度計算過高,導致噴孔燈光效散型)。3.此節點種植照樹燈是個人覺得比較滿意的,經過之前多個項目的積累,逐步調整了光源類型及照度參數,基本達到了亮度適中光韻布滿樹冠的設計要求,之前部分項目施工均未按選型表參數進行采購,以至于背景整體光效空間層次烘托不夠,目前設計有一個誤區總認為照樹燈多就可以有效果,而不注重單體照度及出光角度的計算,不同的樹高及冠幅決定了燈具的參數。(僅為個人經驗,僅供參考)4.關于大門一貫的手法,側重點不再是門本身,也考慮了門內對景的光效,景墻的框(如綠圈)沒有做光效的突出,而是將其設為過渡區域,重點光效在山石疊水處,而之前一貫的手法是對景墻進行強光亮化,但考慮本項目的空間組合,故沒有進行突出。還有一個細節即是大門頂部的發光字組,非常突兀,本應該區分色溫的地方(如前面所述)沒有進行區分,而不應該區分的地方卻進行了區分,原因所在首先是對圖紙理解不充足,其次和發光字廠家有關,一般都做成中性白色。5.其余照明設計手法,基本都是如之前竣工的項目一樣。
No.9
龍湖·天璞園區(2015)1.對于大門入口的亮化,不再細述手法,其實掌握好基本三原則就很容易出效果,(1)首先明確光效主次,(2)再次控制視覺延伸,(3)最后精化照度均值。一個為2017年的天璞,另一個為2013年的釣雲臺,從自身設計來說大框架基本沒有變化,只是通過技術積累和經驗總結,精細了燈具的照度匹配,優化了燈具的組合排布,很好的融入了前期與后期各專業交圈中問題的處理上,個人一直秉持最后一條,如今早已經不是個人英雄主義時代,每一個好的設計都離不開各個專業的配合交圈,更離開每一個認真負責的設計人員。作為一個后期設計人員,我有一句話一直想說,在設計圈有一部分人總覺得后期就是畫圖的,但我想說術業有專攻,每個專業都有其長處和更深層次的精髓,一個方案設計師就算是大師也不可能面面俱到的全部考量到,這個時候就需要吸取各方面的意見,然后通過匯總進行考量斟酌,畢竟方案是一個項目的靈魂塑造者,而不是一個簡單的模型推手或者是一個天馬行空的妄想者。項目是要落地的,不是靠一篇美文或者幾張意向美圖,這里融入的不僅僅是設計的心血,更是甲方的期望和努力付出以及施工單位的辛勞。2.這個項目重點分享一下水景,此手法最初仿照之前的示范區(2013年),其實就今天(2017年)而言沒有什么特點,畢竟這個手法已經被很多很多項目延用,如果在前幾年設計時會毫無猶豫的在所有層級上都加上燈帶,但通過技術分析和經驗積累后,看到這種不規則的節點,首先考量的不是光效而層級間的幾何曲線關系,分析確定好關系后,就可以很好的匯總出影響光效的因素。(1)首先是光韻重疊問題,此水景層級與層級之間最近點只有200mm,而并列延伸長度近5m(如平面圖紅圈所示),如果每層均安裝必定導致近層間光韻相互干擾,嚴重影響層級獨立的視覺曲線感,故不僅要在安裝距離上進行了考量,在燈具本身照度值上也要降低(之前文章介紹過關于LED燈帶的規格,雖然名稱都為燈帶,但其中規格劃分還是很細的,比如標準0.5m的燈帶,有15顆、24顆、30顆燈珠的,其中燈珠又分為大小貼片,比如3520、5050),在大空間亮化時這些參數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在處理細節時就會影響光韻效果,比如這個節點如果選擇30珠,5050貼片,強光通量會將光韻擴大至下一個曲線層級,結果就是破壞整體光效。(2)再次如何解決第一個不利因素,又能很好的塑造光效層次,首先想到的手法在第一篇文章保利壹號公館項目精神堡壘中運用過的,色溫差(頂部冷光源,底部為暖光源塑造陰陽融合的空間層次),通過計算風險太大,不僅僅是照度計算及燈具選型的風險,也有對現場施工細節的擔憂,后來想其實黑暗本身就是一種層次,為何非要再去畫蛇添足呢,這樣不僅僅很好的解決了光韻重疊弊端,又可以更加突出曲線層次的空間感(暖黃光與白光;暖黃光與黑暗,后者其實反差更大,且更節省造價降低施工難度),一明一暗相互呼應。個人一直秉持燈具不在于多,而在于有效的空間排布和精細的照度控制,對于今天的設計圈來說,一個不錯的設計細節,遠遠大于土豪式的克隆拷貝。對于這個項目,我記憶尤為深刻,當我第一眼看到整體方案時,我真的感受到前期時甲方和方案是經過了多少輪推敲和研磨的付出。后期時更能深切的感受到甲方的專業與負責。分享一些近期剛竣工的項目(對于個人而言沒有特別的突破)
No.10
懋源·釣雲臺(2013)
No.11
葛洲壩虹橋紫郡公館(2016)
No.12
鴻坤·金融谷(2016)
No.13
遠洋·琨庭(2016)
No.14
龍湖葡醍海灣(2016)
No.15
上苑·拾柒山房(2015)1.大門入口不闡述,空間進退關系很少,對于這種空間關系,重點需要做的就是匹配照度。2.廊架設計之前考慮線點結合,后來想有所突破,變化為“大”點光呼應“小”點光源,形成類似空間遞進的感覺,不過竣工之后如圖所示,大點光源因為安裝和硬景空間問題,變成了橢圓光,把諸多橢圓光延續起來看更像是線光出現了斷帶感,基本是失敗品,但也為之后的設計收集了經驗值,在此對這個項目表示歉意。作者/周任遠 來源/景觀照明(注:主要項目及圖文均來自優地聯合優地聯合(北京)建筑景觀設計咨詢有限公司)

關注天天照明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


其他欄目
足球规则